做最好的博客模板

赘婿当道(岳风柳萱)全文免费阅读

  这本小说《婺婿当道》讲述了主人公岳风柳萱的故事,是吻天的狼的倾心作品。本书精选篇章:柳萱脸色涨红,很是尴尬。前几天发生的事情,柳萱没告诉沈曼,主要是怕她担心。所以到现在,沈曼还以为那个段羽是好人。心想着,柳萱有些急了:“妈,你就别提段羽了,总之,我是不会和岳风离婚的。”

  岳风摇了摇头:“李婷,陈奇,对吧?你们走吧,这别墅区我说的算,099别墅不会卖给你们。”

  李婷愣了一下,指着岳风大骂:“你算什么东西?你说不卖就不卖?刚才你说,这别墅区你说的算?你是这里的工作人员啊?噢噢噢,我知道了,你是这里的保安吧?一个保安,现在都敢这么顶撞业主了么?”

  “别走啊。”陈奇哈哈一笑:“既然你男朋友是这里的保安,那我现在就给我表姐打电话,把他开除。”

  “你,你别打电话了!”张朵朵有些急了。她现在才反应过来,岳风不是来参观的,他肯定是勤工俭学,来这里当保安的。

  张朵朵上前一步:“我给你们道歉还不行么,你别打电话了,我和岳风现在就走。”

  “晚了。”陈奇把电话放兜里,笑眯眯的看着张朵朵:“这样吧,你和你的男朋友,跪下来求我,我可以不开除他。而且我还可以升他为保安队长。”

  “不行!”陈奇冷笑一声:“不仅你要跪,你女朋友张朵朵,也要跪下道歉。刚才你顶撞了我,我心里不爽,只有这样,我才能不开除你。”

  此时的赵璐,上面穿着白色衬衫,下面是包臀裙,将性感的身材,展露的淋漓尽致。她本来就在附近,表弟给自己打电话,说有急事,她就赶紧过来了。

  最近听说他想买房子,赵璐就把099号别墅留给他了,还给他打了一个折扣。折扣后的别墅,价格还是很亲民的。

  “表姐,这个保安太能装比了,快开除他吧。”这个时候,陈奇指着岳风说道。

  “就是他!”陈奇指着岳风;“表姐,快开除他!这小子太恶心了,他留在这当保安,拉低了别墅区的档次啊。”

  岳风笑眯眯的看赵璐:“你这个表弟很厉害啊,刚才还说,要我给他道歉呢,你觉得,我该不该跪呢?”

  没等赵璐开口,陈奇一脸的惶恐,噗通一声就跪了下来,磕磕巴巴的说道:“兄....伯伯,我错了,是我有眼无珠,您大人有大量,别跟我一般见识。”

  陈奇心里彻底慌了。现在这情况,傻子都能看出来,眼前这个岳风,不是保安啊,好像,好像是大风集团的老总啊?!

  与此同时,愣在一旁的李婷,也赶紧跟着跪了下来,脸色苍白,娇躯颤抖,紧张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。

  岳风瞄了陈奇一眼,似笑非笑的道:“唉?不是让我给你下跪吗?怎么你给我跪下来了?”

  陈奇满脸苦涩,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:“伯伯,我错了,你就饶过我吧。”

  说真的,此时岳风那似笑非笑的样子,让赵璐心里很慌,有些摸不清他现在的心思。

  见赵璐很紧张的样子,岳风微微一笑:“我哪知道怎么处置他?他不是你表弟吗?你看着办吧。”

  话音刚落,陈奇就怒斥了一声:“去你吗的,你爱去哪儿去哪儿,滚,别跟着我。”

  岳风也没心情继续欣赏美景了,就和张朵朵告别,然后在超市买了一些水果,就哼着小调回了家。

  看到岳风回来,她莫名涌起一阵火:“你个废物还知道回来?离开了我女儿,你只能靠偷东西活着了。”

  说着,看了一眼岳风手里的水果,继续讥讽道:“偷手机买的水果,我不吃。明天就赶紧和我女儿去离婚,听到没有。”

  岳风把水果放在桌上,忍不住环视了一圈。别墅就是不一样,环境比之前住的地方,好太多了。

  见岳风一副无所谓的样子,沈曼气不打一处来:“我跟你说话,你听到没有?是聋还是哑巴?”

  就在这时,柳萱从房间里走出来,赶紧说道:“妈,你别吵了,是我让他回来的。”

  沈曼气的不轻:“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个不争气的女儿,这种废物,你还惦记他干什么?那个段家公子多好,在直播间给你刷了那么多礼物,你还跟人家见了面,当时不是也说他很优秀吗?怎么现在又和这个废物扯在一起了?”

  心想着,柳萱有些急了:“妈,你就别提段羽了,总之,我是不会和岳风离婚的。”

  沈曼气的不行,见说不通女儿,就指着岳风再次讥讽起来:“岳风,你说,你给我女儿到底关了什么迷魂汤了?”

  沈曼气的跺了跺脚,然后一把拉着柳萱的胳膊,想着卧室走去:“走,跟我进来。”

  看到厨房里还有刚买的砂锅,岳风笑了一声,这砂锅,是炼丹的好器材啊。哈哈!

  十分钟后,岳风将锅盖盖上,等待米熟。一边等着,感觉得有些无聊,就把那本《鬼手》拿了出来。

  翻开第一页,就看到上面写着一段开篇语:“偷窃之人,古今有之,小偷,又称梁上君子,又称飞贼,更有偷盗流派,源远流长....”

  大家认知的偷盗手法,无非就是用一些镊子等工具。比如在公交车上,小偷用很长的镊子,从女人的包里,夹出手机。

  比如撞偷。就是小偷和人碰撞,在碰撞的一瞬间,将东西偷走。

  还有刀片偷。就是用一个小小的刀片,瞬间划破女生的包、衣服等,将里面的东西取出来。

  还有更牛比的药粉偷。就是在身上,涂抹一种药粉,路过别人的时候,只要那个人呼吸到药粉,就会短暂的神志不清,只持续一秒钟。在这一秒钟之内,取走别人的东西。

  第二天一大早,岳风睡的正香呢,柳萱就把他叫醒了:“快起来了,等下要去学校了。”